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撞脸怪

    (★随时随地看小说★百度搜索:小说迷★m.xIaoshuOmI。neT★)    “啊,”卫生知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富难他们又被吓一跳,“他娘的,胆子小还真当不了捉鬼天师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女鬼拍了拍胸口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只是整个西城最英俊的鬼了。”卫生知看着胡母远说。

    胡母远松一口气,“还行,你还算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余生他们让卫生知让开,走进了义庄,见义庄一共有四间房,门房、东西厢房,还有正对面的大堂。

    这些房间里全安置着死去的人,大多用棺木,但也有破席一卷,直接丢进来的。

    不少白骨散落在周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棺材?”叶子高说,“全是要诈尸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有些是外地的商旅,客死他乡,没人收尸。有同伴的,或者身上有钱的就置办口薄棺材,丢到这儿了。”卫生知说。

    也有的家里没人了,直接被丢在这儿,还有的就是有些特殊原因。

    “临门的全是些没钱的。”卫生知指着左右两厢房,“那里面的是寻常人家,大堂里放的是有钱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卫生知回头问他们,“你们要找谁?”

    “秦家死的媳妇。”女鬼抢答,“她还没诈尸?”

    卫生知没回答他,而是戒备的看着余生他们,“你们干什么?我告诉你们,她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人不是秦家的?什么时候成你的了。”叶子高说。

    “死了就是我的,诈尸对诈尸,天生一对儿。”卫生知挡着路,再次问他们准备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巧,我们是来复活他的。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一诈尸一鬼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女鬼看着余生,“你能复活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复活我成不成?”卫生知问。

    “你?算了,我们复活她是为了破案,毕竟她生子当日,有不少无辜的生命丧生。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也有命案。”卫生知说。

    叶子高扫视他一圈,“你身上什么伤痕也没有,有什么命案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我被人下毒了。”卫生知信誓旦旦的说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吃错了药,毒别人把自己毒死了。”

    女鬼看着余生,“我,我是真有命案,我本是城里青楼的角儿,与一书生情投意合。那孙子说好把我那些年攒的钱,还有他的钱合在一处为我赎身的,谁知道那孙子拿了钱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女鬼一时间想不开,自挂东南枝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真够惨的。”余生说,“但我还是不能复活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没钱。”余生说,“人家里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有钱。”女鬼和卫生知同时说,接着手里出现一大堆纸钱。

    卫生知手里还有不少是被烧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真钱。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已经走到了大堂,那女子的棺椁就停放在大堂中央,红色,看起来十分华丽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有钱人。”叶子高说。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女鬼说,“我一直等着她诈尸,好把这棺材也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余生看她,这姐们若是活着,估计也是一害。

    “把棺材打开。”余生吩咐。

    叶子高和富难上前,刚要动手,卫生知道:“哎,轻点儿,别惊扰了我娘子。”

    他帮忙把厚重的棺材板一起推开,叶子高低头一看,惊讶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尸变了?”女鬼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余生走过去,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子高说,“这秦家小娘子可真够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余生探头看,见女子貌美,穿着华美的衣服,脸上扑了白色的脂粉,双手合在胸前,一脸安详。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,漂亮怎么了,你还有想法?”余生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叶子高指着女子的眉宇,“掌柜的,你不觉着他的眼,眉角跟你有点像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余生仔细打量,看不出什么来,盖因余掌柜很少照镜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,还真有点儿像。”富难也说。

    胡母远问余生,“掌柜的,你不会还有一个姐姐吧?”

    这可把余生难住了,“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老余当年为了追求绝对的字感,生生世世不断轮回,指不定留下多少种子呢。

    “算了,别说这些了,这世上撞脸的都有,遑论相似的了。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客栈在半年前曾入住一客人,除了说话口吃之外,几乎与叶子高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客人是商人,有钱,带来着全家一起逃难来的扬州。

    让叶子高尤其羡慕的是,那人的妻子不说貌若天仙,但也不差了。

    他们就住在叶子高房间的不远处,晚上洗漱的时候,那人的夫人还把叶子高错当自己丈夫了,说了些令人心痒难耐的话,当时叶子高差点把那人绑了,自己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最后叶子高还是理智战胜了下半身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也有黑妞的功劳。

    后来,那客人走后,叶子高学了一段时间的口吃。

    当客人在他伺候,问他姓名时,叶子高都是说:“叶叶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把后面的“子高”说出来,客人已经不好意思的摆手了,“别,叫我叔吧,爷爷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坦然接受的:“哎,好孙子,来,多给你一点儿赏钱。”

    最后,叶子高不仅没得了赏钱,还赔了一些医药费。

    “我,我就,就遇不见撞脸怪,怪。”胡母远学起了叶子高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。”余生他们向他竖中指,“仗着爹娘生的好,你就嘚瑟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生的好。”胡母远得意。

    余生取出镜子来,对准了棺材里的女子,要把她复活……

    西城,巫院。

    巫院司巫盘腿坐在巫院的大殿,旁边坐着四个神仕。

    “少主已经离开了?”司巫问。

    一个年迈的神仕点头,“被他们领走了,接下来就是扫除余下的痕迹了。”

    司巫松一口气,“终于完成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笑容,看着几个神仕,“诸位放心,等我禀告灵山,十巫定会对几位重重有赏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…”他扫视众人,“到灵山上修炼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神仕跟着笑起来,唯有一神仕有些担心,“那秦家还在追查杀人凶手,现在不是咱们放松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哎”,一白胡子神仕说,“捉鬼司与我们站在一起,捉妖司又全是些不通鬼事的武夫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神仕说:“我担心的不是他们,而是那有妖气客栈。听说,他们的小二也打听秦家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(【(★更新最快的小说网★百度搜索:小说迷★WwW。XiaoShuomi。Net★)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