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存钱

    (★随时随地看小说★百度搜索:小说迷★m.xIaoshuOmI。neT★)    “这厮又来做什么?”苗世仁皱眉头。

    造成钱庄现状的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厮,苗世仁还真有点儿怕他。

    不因为别的,就他娘干出的抢钱库的事儿,苗世仁就觉着余生来钱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反正不是来送钱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说我不在。”苗世仁说。

    钱庄现在正是风雨飘摇之际,既然来者不善,能躲还是尽量躲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手下为难,“可我告诉他,我进来禀告了。”

    苗世仁狠狠地瞪手下一眼,“这样,”他转过身,环视周围一圈,最后把旁边的瓷瓶拿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他用瓷瓶给自己脑袋一下子,瓷瓶尽裂。

    “嘶”,苗世仁吃痛,“你现在出去,就说本庄主伤了,不便见客。”

    手下见苗世仁对自己这么狠,不由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在他又说一遍后,手下才点头说:“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但在走之前,他有些犹豫,似乎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就快说,别吞吞吐吐的。”苗世仁捂着额头说。

    见血了,他待会儿得包扎一下。

    “头儿,你,那个,直接让我告诉他您受伤就行了,犯不着…”手下看着他额头,“对自己这么狠吧?”

    苗世仁放下手,“对呀,我砸自己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全怪余生,他这一来,把自己脑子搞糊涂了。

    苗世仁见手下偷笑,义正言辞道:“笑什么笑,忘了我平日怎么教诲你了?做人要诚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手下点着头,退下去转告余生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晦气。”苗世仁坐在椅子上,让侍女过来,帮他包扎一下。

    刚包扎好,手下又匆匆忙忙忙的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苗世仁问他,“那厮还让我出去?”

    手下摇头,“头儿,他说您不在也没事儿,他就是来取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,取钱?”苗世仁疑惑,“他不在他的客栈存钱,什么时候在我们钱庄存钱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他手里有钱庄凭证。”手下说,“可能是做生意的时候,别人给的。”

    苗世仁一听见取钱就头疼。

    现在扬州的人只取不存,他这钱庄迟早得关门大吉。

    但又不能不让人取钱,何况对方还是个煞星。

    苗世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“取钱就让他取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…”手下着急。

    “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要取十几万贯,门口停着几十辆大马车,都是来拉钱的。”手下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苗世仁惊的站起来,“取多少?”

    手下又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手下见苗世人丢了手里茶碗,一溜烟儿的向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十几万贯不是小数目,几乎是扬州钱庄所有的铜钱了。

    今儿余生若把这些钱取走,至少一个月,钱庄将无钱可取,那钱庄可真的就关门大吉了。

    苗世仁来的时候,余生他们正在催促钱庄的人取钱。

    “快点,我正是缺钱的时候。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这十几万贯里有一半是他的,还有一些是叶子高,富难他们的。

    他们准备一次性取出来。

    “余掌柜。”苗世仁笑着走过来,“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生回头,“哟,老苗,你真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余生鄙视叶子高,“你看看,说什么不想见我,人老苗是真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高嘀咕,“指不定他故意把自己砸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人老苗是傻子?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苗世仁干笑几声,说:“余掌柜,你们这是…”

    “哦,刚做了一笔大买卖,赚不少钱,这不,今儿来取了。”余生不忘让苗世仁催一催他的手下,“我回去还有事儿做呢,不瞒你说,我的钱库太大,现在空落落的,正需要钱撑一下场面。”

    苗世仁想哭,他的钱库马上就要空落落的了。

    “余掌柜。”苗世仁为了生存,打起精神,谄媚的笑,“你这些钱拿回去放着也是放着,还不如放在我这儿,有我帮你看着,也丢不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这世上还有人敢抢我们东荒家的钱?”

    余生斜睨苗世仁,“你也太小看我们了,我们不去抢他们,他们就烧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情,苗世仁还真没话说。

    他只能另起一个话头,“你把钱取回去了,也是放着,又生不了钱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。”叶子高说,“我们的钱放在客栈钱庄,每天有利息,放你这儿才是生不了钱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快,别拖了,把我们的钱取出来。”富难催促。

    他们从西城客栈出来后,还没回去呢,现在赶紧把钱取了,好回去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余掌柜…”苗世仁见他们执意,硬着头皮说:“生钱!我们钱庄也生钱!”

    他决定付出些代价,拖上一拖,等把钱从别处调来,再让余生他们来取。

    不然等余生用几十辆大马车把十几万贯钱拉走,明儿扬州钱庄就得关张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余生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苗世仁狠下心说:“我说钱庄也有利息,也生钱,几位大可不用把钱取出来,那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叶子高他们对视一眼,“利息多少,若没有客栈高,我们还不如存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富难附和。

    “高,正好高出客栈一成。”苗世仁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叶子高他们看着余生,等他拿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余生说,“以南荒王之名起誓?”

    苗世仁点头,“是真的,以南荒王之名起誓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余生见苗世仁不说话,说道:“让你起誓,不是让你重复我说的话。这样,你说,如果你骗我,那么南荒王就是天下第一大丑女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后,余生抬头看看天空,谨防有一道闪电劈下来。

    闪电没有,倒有一滩鸟屎,想给余生点颜色看看,被余生敏锐的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行吧?”苗世仁为难,“以南荒王之名起誓,对我而言已经是毒誓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谁让你不是南荒王儿子呢。”余生说。

    他就可以随便以东荒王的容貌起誓。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招呼富难他们,“走,回去休息了,看在南荒王的面子上,咱们不取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富难还有些不情愿。

    他们慢慢走到门口,苗世仁刚松一口气,听余生说:“对了,老富,雇来的几十辆大马车别浪费了,你领他们回客栈,拉上在我们客栈钱庄吃利息的钱,全存到钱庄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别说,这主意不错。”叶子高他们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成,我累一点,这就回去安排。”富难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…”

    苗世仁身子晃了晃,方才被瓷瓶砸的地方,现在隐隐作痛,让他头晕目眩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头儿,头儿?”几个手下急忙去扶他。

    富难探头看了看,“作孽呀,掌柜的,你真是作孽。”

    (【(★更新最快的小说网★百度搜索:小说迷★WwW。XiaoShuomi。Net★)】)